《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旗下网站
学员登陆
当前位置:学习港 >> 新闻中心 >> 国内资讯 >> 正文

涂子沛:信息技术和教育革命

2013年01月04日 |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12年第11期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复制链接

  旅美知名信息管理专家、《大数据》作者 涂子沛:

  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三个问题,第一个是美国、英国的教育领域特别是在校教育领域出现了一些新现象;第二个问题是对这些现象的分析,尤其是从信息化的角度进行分析;第三个是从我自己的思考出发,谈一下应对这个现象的意见。

  教育领域的三个代表性现象

  简单回顾一下教育的历史。首先是学徒时代;后面是学校时代,通过国家的行为建立学校,从私塾的教学转向大规模教学,在这过程中师徒关系转变成了师生关系。学校时代一直在延续,直到最近,我们看见了一些新的现象。

  这些现象,首先是Udacity网站,由斯坦福大学的一名教授创办。它的课程免费向全世界的学习者开放,其商业模式是通过认证收费,以及通过把最好的学生推荐给全世界最好的公司,从中收取中介费。目前它主要提供计算机课程。

  第二个Coursera,今年4月份的时候上线,也是斯坦福大学教授创办的。它跟全世界30多所大学合作,现在能提供200门课程。

  第三个是edx,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创办的开放平台,他们计划逐步开放自己的课程,而这个平台本身也以开源的形式向全世界的教育界开放。他们为了打造这个平台,投入了六千万美元。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之一是让更多人通过这个平台上课,搜集各国学习者的学习行为数据,通过研究这些学习行为,可以打造更好更智能的学习平台。

  这三个新的现象都是有代表性的,Udacity是公司自己干,不仅提供平台还提供课程;Coursera是跟大学合作,大学提供课程,它提供平台;edx是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合作,他们并不等待商业机构做,而是自己做平台,自己提供课程。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课程全部免费,但即便如此,他们仍能实现非常可观的创收。

  微学位是基于在线教育的一种课程认证,学习者累积了多门课程的认证后,就能在社会层面获得一种类似于学位的认可。微学位未来的发展空间有多大,简单算一笔账就清楚了。哈佛大学的平台上,很多课程的选修人数达到20万人之多,如果一门课程的认证费是一百美元,并有10万人申请认证的话,那么一门课程就可收入1000万美元。假设哈佛大学有100门课放上平台,每个学期就可以实现10亿美元的创收。

  除这三个代表性现象之外,还有更多新现象。第一个是高报酬教师的出现。一个叫做Udemy的网站,老师把自己的视频传上去,根据点击率收取报酬,今年5月份这个网站宣布,收入最高的老师年收入超过了20万美元,收入最高的前十名都超过了5万美元。另外一个网站叫TeachersPayTeachers,主打教案交易,收入最高的老师是一位幼儿园的老师,年收入达70万美元。

  另外一个现象是经典视频的出现。出现了一些视频编辑网站,网站提供工具给学习者,根据学习者自己的意愿和喜好对视频进行编辑发布。还有家教服务的网站,客户可以通过视频互动的形式很快找到满意的家庭教师,网站根据时间收取费用。

  还有更多创新不断出现。Echo360致力于让老师创建、编辑、发布自己的教学模块。Benchprep把移动式的电子课程推到移动设备上。

  两种新技术推动新潮流产生

  听到这里,大家可以发现一个关键词,就是“视频”。其实视频相关的技术很早就已出现,但为什么从去年开始这些新现象才集中产生?我认为背后很大的原因是两种新技术。

  第一个是社交媒体,把一对一、一对多的实时互动和协同推到了前所未有、登峰造极的地步。第二个是大数据,这波科技浪潮代表着,人类搜集、存储、分析、使用数据的能力前所未有地增强了。

  一个学习者的行为数据看起来是零散的,但在整体上其实是有规律的,掌握了这种规律,就能开发真正智能性的平台。我认为这是一场新的革命,教育领域继印刷术出现之后的一次新的革命。

  我提出过一个新的概念叫“微学校”,我认为,现在的信息技术、网络、视频、智能化的学习平台等因素综合在一起,能给学习者搭建起一个学习的情境,这种通过信息技术搭建起来的情境,对学习行为提供持续性的诱导、评价和支持,学生还可以跟其他学习者实时交流协同,有效互助。而随着智能手机或类似移动终端的发展,每个学习者都可以去搭建这种微学习的情境,进行自我学习。

  微学校的时代,不仅是创造了新的知识传播载体(视频),更在于可以让学生跳出学校的束缚,自己选择所需的学习方式和学习内容;加上传感器和个人智能终端,便真正意味着我们的社会从信息社会迈向知识社会和智能社会。从根本上说,信息社会是信息无所不在,知识社会是知识无所不在,智能时代是计算引导人们进行活动。

  同时也要看到,信息革命对教育带来的革命也还有其局限性。前面所说的三个代表性网站都提出,人还是需要社会交流的,他们也推出了一些弥补的措施,比如同城市的学习者会定期组织面对面交流。

  中国教育界应当重新定义教育

  首先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社会是否接受这种微学位。同一个用人单位,面对一个名牌大学微学位的毕业生和普通大学正常学位的毕业生,将会雇佣谁?微学位会不会引发整个教育行业新的竞争,甚至重新洗牌、重新布局?

  第二,世界一流的大学会不会持续开放内容?如果它们的课程都免费了,那么它们真正的竞争力在哪里?它们的品牌效应会不会更加突出,有更多的人去追捧他们?研究型大学和应用型大学会不会因为微学位的出现而更加界限分明?学生与学校的关系会不会发生改变,现在是学生抢学校,未来是不是会变成学校抢学生?

  一流的大学纷纷发现,考试成绩最好的不是校内的普通学生,而是在线学习的学生;耶鲁大学也在自我反思为什么没有招到最好的学生。这种新的现象,对从幼儿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整个教育体系将有深远的影响。我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从小学到高中都已是在线课堂,很多家庭都把小孩放在家里,不去学校上课了,并且小孩在家学的话政府会发一台电脑给你。在这样的潮流下,应用型大学和普通大学未来会受到怎样的冲击?学生找不到去他们那里上学的理由,那么这些学校是不是要极力提高自己的水平来吸引学生?

  那么,中国现行的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及教育改革将会受到什么冲击和影响?中国应该怎样应对?

  我个人的意见,在国家层面,应该重新探讨和定义教育的作用,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也要重新接受审视。未来,按需学习、终身学习真的可能成为现实。对于国家,我认为这是一个机遇,中国抓好这个机遇,就能缓解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问题。

  我呼吁,中国各级教育部门应该在从小学到大学的全系列教育中开展更多的全英文教学,开设更多的全英文课程,并且要从小抓起,因为英语作为国际性语言乃是现实,只有正视现实才能充分利用全世界那么多优秀的教育资源。

  教师行业风雨将至

  未来的老师将主要是课堂的组织者,而非知识的传授者。前一次教育革命,由于印刷术的出现,老师的地位下降了,学徒时代的人身依附关系不再成立。这一次教育革命,我认为老师的地位还会持续下降,知识将会成为一种服务,开放共享的态度非常重要。在微学校的时代里,中国教育界应该强化教师的职业操守,弱化教师的精神导师形象。至于文化传承、价值灌输的任务,应当留给大学文化和校园文化。

  同时,由于明星教师、高酬教师的纷纷涌现,教师行业的竞争力和吸引力都将上升。

  (以上精彩观点根据2012中国国际远程教育大会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作者:整理/本刊记者 王铁军

责任编辑:wangchao

分享到: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中国远程教育优秀校外学习中心评选
国外考察归来话远教
“贸大远程杯”建言献策有奖征集
在线语言学习社区Livemocha迎来百万会员
印度开发10美元手提电脑 希望借信息技术加强远程教育
英国电信公司鼓励员工终身学习 开办网络大学
香港科技大学首次推出暑期“虚拟大学”计划
高技术“改造”教育 美兴起网络课堂
国际远教论坛聚焦质量保证
重庆电大:实施"一体两翼"战略 为重庆发展服务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匿名
查看评论


·报名流程
·报名指南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服务热线
·合作代理

·帮助中心
学员咨询:李老师 [留言]
王老师 [留言]
电 话:010-66490370
市场合作:010-66490359/57/58